咨询热线:13629060600

刑事辩护

大竹县律师:转移未被冻结的财产是否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大竹县律师:转移未被冻结的财产是否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法院就林某与蔡某、第三人某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一案作出民事调解书,林某应返还蔡某80万元。蔡某于2020年1月16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法院依法作出执行裁定书,并向林某发出报告财产令、预警催告书等,林某在明知法院已冻结、划扣其银行存款56559元(其中发还蔡某46159元,10400元用于诉讼费结算)及冻结其所持有的某集团有限公司、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股权的情况下,未主动还款,仍将其持有的某建设发展有限公司45%的股权、某贸易有限公司70%的股权分别于2020年8月18日作价200万元、于2020年8月25日作价100万元转让给其弟弟,将其持有的某建设发展有限公司25%的股权于2020年8月18日作价100万元转让给其妻子,并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直至公安机关对其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立案侦查后,林某才归还剩余的753841元。

  【分歧意见】本案中,林某有部分公司股权被法院冻结,在明知案件处在执行过程中,私自转移未被冻结的其他公司的股权,不主动履行生效裁判文书确定的义务。根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因此,本案的争议焦点即在被冻结的股权足以偿还债务的情况下,私自转移未被冻结的其他财产是否能够认定为“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林某的行为能否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第一种观点认为,林某的行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属于刑法分则第六章第二节“妨害司法罪”中规定的罪名,侵害的对象是司法执行活动的正常秩序,因此,“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危害后果应包括致使判决、裁定永久无法执行和暂时无法执行。因此,林某不主动履行判决、裁定确定的义务,而私自转移未被冻结的财产,已导致司法执行活动无法正常进行,故林某的行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第二种观点认为,林某的行为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司法机关以清偿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额及执行费用为限冻结了林某的部分公司股权,且林某除被冻结的公司股权外,仍有其他财产可供执行,可见司法机关认为被冻结的资产足以偿还债务,后续可通过对冻结的资产进行司法处置兑现债权,林某转移其他未被冻结的财产,并不会导致法院生效的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危害后果。因此,林某的行为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大竹县律师:www.auto-driving.cn

技术支持:律者网络(微信:bianhu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