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3629060600

劳动纠纷

劳务合同纠纷中,总包单位的责任承担

  劳务合同纠纷中,总包单位的责任承担

  建设工程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劳动力群体庞大,自然而然,有关劳务用工方面的纠纷也必不可免,相对而言,劳务合同纠纷在建设工程领域里属于高发性案件。因此,如何正确对待劳务合同纠纷显得尤为重要,那么,一旦承建项目出现劳务纠纷,总包单位是否要承担责任?

劳务合同纠纷中,总包单位的责任承担

  案 例 一

  杜xx诉王xx、河北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案

  2016年3月,原告经人介绍随被告一在河北建设集团公司承建的延长石油集团靖边生活基地项目从事水电工作,至2017年1月26日,被告一仍欠原告工资7436元未发,且出具了工资欠条,因该项目属于河北建设集团公司承包,遂起诉要求二被告承担给付工资的义务。

  河北建设集团公司辩称,该项目的劳务部分已专业分包给河南筑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且提供了与河南筑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劳务分包合同及河南筑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副本一份,证明劳务部分已经合法分包。

  法院认为:被告河北建设集团公司辩称其进行了合法的劳务分包,并提供了相应证据,原告也予以认可,故被告河北建设集团公司不用承担归还拖欠工资的责任,其答辩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一经本院合法传唤拒不到庭,视为对自己诉讼权利的放弃。

  法院判决:一、被告一在判决生效十日内支付原告工资款7436元,利息自2019年4月1日起按年息6%支付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在本案中,因河北建设集团公司已经将项目劳务合法分包,因此河北建设集团公司不承担工资给付义务。

  案 例 二

  姬xx诉河北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陕西xx公司、唐xx劳务合同纠纷案

  2017年3月,被告唐xx以其挂靠的xx公司名义雇佣原告进入西安市长安区郭杜大街的施工地工作,该项目由河北建设集团公司承建,到2017年9月,工程完工后,原告曾多次向唐xx索要劳务费,唐xx向原告出具总结算,载明尚欠付原告劳务费80520元,之后原告多次索要无果,遂诉至法院要求三被告连带给付劳务费及利息。

  被告xx公司辩称,其公司自河北建设集团公司承包了该项目的主体工程,并将二次结构分包给唐xx,且与唐xx完成结算,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河北建设集团公司辩称,其单位系该项目的总包单位,依法对劳务土建工程进行了专业分包,分包单位为xx公司,该公司具备相应资质,且在工程施工过程中已将劳务款及时足额支付给xx公司,不应承担责任。

  法院经审理查明:河北建设集团公司作为该项目的总包单位,将劳务分包给xx公司,此后,该公司与唐xx签订《装饰工程责任承包合同》,将全部二次结构分包给唐xx,后唐xx再次将劳务分包给原告,原告自行雇佣工人进场施工,2018年退场。还查明,唐xx在2018年1月向原告出具结算单,载明尚欠80520元。另,被告河北建设集团公司辩称其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向xx公司支付劳务款,承认尚未进行总结算。被告xx公司辩称其公司已与唐xx完成验收和结算,劳务款已付超,但未提交结算凭证。被告唐xx未到庭,本案未能调解。

  法院认为:被告xx公司作为劳务分包单位,将工程劳务再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的唐xx,唐xx将劳务分包给本案原告姬xx,均属违法分包行为,但原告姬xx组织工人提供劳务,且工程已经验收合格,原告姬xx与被告唐xx之间已经构成劳务合同关系,唐xx应向原告姬xx支付劳务款。根据唐xx向原告出具的“总结算”可知,唐xx认可因检验楼项目欠付原告劳务款 85157 元,该款项中需扣除唐xx已支付的生活费18400元,故唐xx应向原告支付劳务款 66757 元。被告xx公司将劳务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的被告唐xx,具有过错,现其辩称已与被告唐xx就案涉劳务进行结算并支付完毕,但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故本院对其辩称不予采信,被告xx公司依法应对被告唐xx欠付的劳务费用承担连带给付责任。被告河北建设集团公司作为总承包方,将劳务分包给具备资质的xx公司,属合法分包,并无过错,但其未与xx公司进行结算,是否欠付工程款及欠付数额均无法得知,为维护农民工权益,被告河北建设公司应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其承担责任后,可在与被告xx公司进行结算时予以扣除。

  法院判决:一、被告唐xx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支付原告姬xx劳务款66757元及利息(利息以 66757 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2018年1月19日计算至被告实际付清时止),被告xx公司、被告河北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前述劳务款及利息承担连带责任;二、驳回原告姬xx的其余诉讼请求。

  在本案中,法院重点审查了劳务分包的合法性,如存在违法分包,则需对劳务款的支付承担连带责任。其中,河北建设集团公司未进行违法分包,但存在未与劳务分包单位结算的事实,故为了维护农民工权益,被告河北建设集团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承担责任后,可在与劳务公司进行结算时另行扣除。

  案 例 三

  冉xx诉四川xxx工程有限公司、河北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案

  被告河北建设集团公司承建531厂房扩建工程,2019年6月将该项目劳务分包给被告xx工程公司,2020年1月14日,被告xx工程公司负责人与原告进行方量结算,确认被告xx工程公司应付原告劳务费212047.5元,此后,xx工程公司与项目施工班组进行劳务费结算,确认尚欠原告劳务费142500元,原告遂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连带给付劳务费142500元。

  被告xx工程公司辩称,该负责人没有结算权限,且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劳务费进行签字认可,该公司不认可。

  被告河北建设集团公司辩称,原告与其并无合同关系,其是与xx工程签订的合同,原告突破合同相对性起诉本公司,缺乏事实基础。且提供了531厂房扩建工程施工合同、《劳务分包合同》、xx工程公司营业执照、安全生产许可证、公司企业资质证书。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8年11月26日,河北建设集团公司承建531厂房扩建工程,2019年1月11日,将该项目分包给xx工程公司,该公司组织包括原告班组在内的多个班组进行施工。2020年1月14日,xx工程公司员工与原告进行结算,认可了应付原告212047.5元,春节前,xx工程公司向原告结算费用变更为220000元,已支付77500元。2021年2月2日,河北建设集团公司与xx工程公司签订《劳务分包合同补充合同》,增加部分施工内容,此后,二公司进行劳务结算,合计2755264.636元,且xx工程公司已向河北建设集团公司出具等额发票,另查明,xx工程公司具有建筑分包和安全生产的相关资质。

  法院认为:原告与被告xx工程公司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劳务合同关系,被告xx工程公司与原告进行了两次劳务结算,应认为后一次结算对前一次结算做了变更,应以后一次结算为准,尚欠142500元未付。被告河北建设集团公司将该项目劳务分包给具有相应资质的被告xx工程公司,其行为并无不当,原告主张要求河北建设集团公司承担付款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法院判决:一、被告xx工程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支付原告劳务费142500元;二、驳回原告对被告河北建设集团公司的诉讼请求。

  在本案中,因被告河北建设集团公司已将该工程劳务合法分包,故原告主张要求被告河北建设集团公司承担付款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由劳务分包单位承担付款责任。在判决书中说理部分,并未体现总包方和劳务分包方结清情况,虽我单位已提供证据证明已结清,但法院也并未将此作为判决依据。

  案 例 总 结

  从以上3个案例,我们不难看出,对于劳务合同纠纷,总包单位是否要承担责任,不同的法官有不同的审理思路,裁判结果也大相径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劳务分包是否合法是法院审查的重点,如存在违法分包的情形,则总包单位大概率要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目前,《工程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保证金规定》自11月1日起已生效,加之早已施行的《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等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相关法律法规,可以看出,国家加大了对农民工权益的保护,同时,国家也会加大在此方面的监管。在此种大背景下,针对总包方建议如下:

  1. 总包方应对分包方的施工资质进行严格审查,必须将工程发包给具有资质的单位,禁止将工程分包给不具有资质的单位或个人,如总包单位将建设工程发包给个人或者不具备合法经营资质的单位的,一旦出现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总包单位承担连带责任;

  2. 总包单位要加强现场施工劳务管理,监督劳务分包单位下属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情况,要求其按时出具不欠付农民工工资承诺书。如劳务分包单位欠付农民工工资,建议暂停相应的工程款发放或与劳务分包单位签署委托支付农民工工资的委托协议,明确支付工资的行为仅是代付行为;

  3. 根据《工程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保证金规定》,总包单位需向工程所在地的银行存储工资保证金或申请开立银行保函。施工总承包单位所承包工程发生拖欠农民工工资,经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依法作出责令限期清偿或先行清偿的行政处理决定,到期拒不清偿时,由经办银行依照保函承担担保责任。一旦工资保证金使用后,施工总承包单位应当自使用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将工资保证金补足或提供与原保函相同担保范围和担保金额的新保函;

  4. 根据《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的相关规定,因建设单位未按照合同约定及时拨付工程款导致农民工工资拖欠的,建设单位应当以未结清的工程款为限先行垫付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如总包单位被起诉,总包单位可尝试将建设单位追加为共同被告一同参与案件审理,从而将劳务费给付责任转嫁到建设单位身上;

  5. 根据《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的相关规定,分包单位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由施工总承包单位先行清偿,再依法进行追偿。工程建设项目转包,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由施工总承包单位先行清偿,再依法进行追偿。由此可见,只要分包单位拖欠农民工工资,总承包单位是有责任先行清偿的,但笔者认为此条的内在含义必须是总承包单位仍欠付分包单位工程款,且仅仅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总而言之,为避免总包单位在劳务合同纠纷中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总承包单位不仅要做到合法分包、履行好监督义务,也要按时足额支付工程款,及时办理结算,此种情况下,才能最大限度避免总包单位连带责任的承担。

大竹县律师:www.auto-driving.cn

技术支持:律者网络(微信:bianhu333)